霍岚

记录一个噩梦

        我坐在椅子上,这椅子就像是学生时期的那种靠背椅,硬板,硌人。坐得久了还会腰疼。

        眼前大屏幕上放映着一组组的图片。

        我不确定这是哪里,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。唯一的念头就是看完大荧幕上放映的东西,然后做出选择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 可能……是为了治疗?

        我从别人的口中听说,我有病。真是奇怪……不过是想的比较多罢了。

       “选出内心最恐惧的东西。” 穿着白大褂的人这样告诉我。

        ……好吧,好吧。

        我盯着第一组图片。

        很无聊,只不过是一长长的黑白照。里面的人看起来像鬼魂一样,脸上挂着僵硬又麻木的笑。

         ……咦?

         这一张有点不大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 长发披肩的女人,嘴角撕裂,直咧到了耳根。她的脚被模糊了,像是一团虚影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这使我不禁想起了日本的一个鬼怪,裂口女。恐怕就是这样的吧?

          嘴角撕裂,最起码还是笑着的不是吗?

          我有些钦佩她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很快第一组就过去了,我平静地晃动手腕上的手环,发出哗啦啦的响声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这是在告诉他们可以切下一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说实话,我不喜欢手腕上套着这个东西。冰凉生硬的金属,还连着一条长长的锁链,末端系在旁边墙的挂钩上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这样行动起来可就很不方便了啊喂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胡思乱想着,第二组图片已经投射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我看了一眼,就僵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……难受,好难受。

         与上一组完全不同,鲜艳又饱满的色彩,填满的却是一幅幅扭曲的肢体。

         折断的胳膊、纠缠在一起的几条大腿,上面还残留着  刚被砍断是喷溅出来的血迹。

         胃翻腾着,我一只手捂住嘴,强忍着呕吐感盯紧大屏幕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想接受“治疗”,我不想再被当做“怪胎”一样对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屏幕中的女人赤_身裸_体,一头金发披散在床上。她的面部肌肉扭曲了,怒睁着三只眼,后背紧贴大腿。

         ——竟然是直接从中间折成两半。

         像是对折一张纸一样,对折了一个人。她的肋骨刺破了皮肤,血淋淋地露在外面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再也忍不住,弯腰吐了出来。恨不得把胃酸,把胆汁都吐出来。我的身体在哆嗦,因为呕吐产生的窒息感使我的大脑无法运行。

         带着一脸鼻涕眼泪和呕吐物,我昏到在冰凉的靠背椅上。


评论

热度(1)